澳门葡萄京
个人资料
军顺之光
军顺之光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39,060
  • 关注人气:2,0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澳门葡萄京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从失衡到重生

(2020-04-18 17:42:19)
标签:

转载

分类: 精彩转帖
原文地址:从失衡到重生作者:一只花蛤

文/姚斌

1

在凯文·凯利看来,工业时代的经济就像一台高效运行中的机器,调试合适即可实现和谐高产。但是,随着网络在世界范围内扩散,经济环境就开始展现出有机环境的特质,各个部分相互联结、共同进化,而且不断变化、紧紧缠绕,边际不断伸展。这就如同生态系统,在进化的作用下,新物种不断代替旧物种,生物群的构造持续进化,生物与它们栖息的环境改变着彼此。

网络节点是不稳定的,其节点间的联结也是不平衡的,但从宏观而言,网络却反而有序化。不稳定、不平衡的节点联结方式是一个网络充满活性、得以长存的原因。反而是稳定、线性、封闭系统,容易迅速走向命定中的无序和衰败。网络经济中的公司也一样,不断更迭,如过眼云烟。因为网络经济彼时从改变状态进入到流变状态。改变意为快速的变化,流变则意为在外力作用下的变形流动。流变更像是印度教中的湿婆神,它是一股充满破坏与新生的力量。流变推翻既有事实,为更多创新的诞生提供温床。这种动态或许被会看作“复合再生”,它源于混乱的边缘。

对于一个具有高复杂度的系统,任何一种改变,都可能带来的影响,例如改变计算机或者飞机中内的一条连线很可能让系统不能工作。从这个角度来看,系统的高复杂度意味着可能只有一种配置是有效的,而其他配置方式都是无效的。运转良好的网络希望达到一个目标,那就是保持永恒的失衡状态。

一个组织如果想要让其系统成为一个高自发展和自进化的自组织,应还节点以最大程度的自由,让节点充满发展的无限可能性和节点间的差异性,并在节点间形成开放、非线性的联结机制,甚至引入良性竞争机制。如此,反而在宏观上,系统因达成了“动态平衡”而更具有活力。因此,一个良性网络,节点间的联结反而更加松散了,但整体效果反而更具有网络特性了。

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教授唐纳德·希克斯一直研究德克萨斯州公司的半衰期。他发现,从1970年起,公司的寿命减少了一半,这就是改变。然而,在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新业务的寿命虽然最短,但是工作机会增速最快,薪酬水平最高,这就是流变。只有推崇流变的经济,才能在长期的未来中实现稳定。如果流变状态受到抑制,衰退就会缓慢来袭。

在生态学中,流变意味着新的生命不断涌现,不断打破自己的平衡。如果系统试图保持和谐和平衡状态,那么它最终会停滞甚至死亡。研究表明,强劲的增长能够长时间在混乱边缘自我维持。混乱与混乱边缘的区别非常细微。苹果公司不断追寻失衡状态,从而保持它的创造力。它可能太过离经叛道,以至于完全失去平衡,自取灭亡。或者,如果它够幸运,就可能在濒死体验后攀援另一座高峰。

2

在新经济体中,既有公司不断被淘汰而灭绝,也有涅槃成为新领域中的新公司。创业与就业机会也经历了类似周而复始。终身雇佣制或者不断变更工作的现象将不复存在。“职业生涯”一直会更普遍地代表多种多样、同时进行的任务,热门的能力将替换过去的旧职责。

最能体现流变趋势的范例莫过于以南加州为中心的娱乐产业。好莱坞的“文化产业复合体”不仅包括电影,还包括音乐、多媒体、主题公园设计、电视制作以及广告,大型电影工作室不再局限于电影制作。充满创业精神的小电影公司组成松散的关系网,联合起来制作电影,除了众多的摄制组,以及一种自由职业者,还有四五十家各类公司,其中包括特效制作外包公司、道具专员、灯光师、代发工资机构,安保人员以及送餐公司。他们集中火力共同制作一部电影,在影片制作过程中,他们组成一个金融组织,而当影片制作完成后,这个临时组织随即解散。但过了不久,他们又会各自合成其他的电影制作公司,从事其他的临时任务。这种周转被称为“好莱坞电影式临时工作制”,其实质就是把一群自由职业者凑在一起,洗几个胶卷,利用影片作为出卖附属权益的广告,插进录像带之后,小组就解散了。

事实上,员工规模在千人以上的娱乐公司不足10家。在洛杉矶娱乐产业中的25万员工中,有将近85%家公司只有不到10个人。由此可见,好莱坞从一个充斥了传统大型垂直结构的产业,转型为全球范围内网络经济的最佳范例。最终,所有知识密集型产业都会进入扁平化、去中心的状态。好莱坞首先实现了这种转型。

网络充满了骚乱和不确定性。不断摧毁已有结构看似太过猛烈,但是跟未来的冲击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在网络经济的摇篮里,新事物将不断涌现,一波又一波新事物的诞生,简直像是暴乱。新经济就是这样,它的主要目标是,一家公司接着一家公司,一个产业接着一个产业地摧毁工业经济中的一切。当然,工业区不能被完全摧毁,但是一个紧密连接、灵敏度高的新型组织网络可以在旧工业区周围铺开。这些初创企业都寄希望于持续的改变和流变。

3

引领网络经济发展的是选择性周转,它以适当的强度激发适当的改变。在很多方面,这类类似于我们所说的创新。实际上,创新的一步不应是保守而显而易见的,也不应是一大步,创新的一步是一种改变,既不是毫无章法的周转,也不是令人无福消受的粗暴。“周转”在此指进入生态系统的物质的通过量与总存量之比。

把一种事物的变化称为创新并不合宜。不能把理论上而非实践中的进步称为创新。需要过分改变他的举止的剧变也不能称为创新。真正的创新要足够与众不同,同时具有危险性。它可能差一点就会被视为荒唐事。它在灾难的边缘,但不会越界。它可以以任何形态呈现,唯独不会是和谐的。

创新就是颠覆,永恒的创新就是持续的颠覆。创新性周转在网络经济中扩散,正如效率在工业经济中的普及。创新与周转充斥了整个新经济的处女地。创新可以出现在新产品、新品类、制作新旧产品的新方法、生产产品的新型组织、新产业和新经济。这些创新形态扭曲翻转,与危险的变化交织在一起。在死亡与混乱的变异之间,新生命就这样诞生了。但是,如果改变太多的话,就会出现失控的局面;如果规矩太多的话,就会导致系统麻痹无力。最优系统的特点是规矩少,临近混乱。在系统中,成员间形成足够共识,他们互相约束以至于不会陷入无政府状态。混乱、秩序、周转的大型系统必须行走于僵化的秩序与混乱的毁灭之中,因此网络持续地处于骚乱与周转中。

凯文·凯利亲眼目睹了许多组织在巅峰时期都在混乱边缘摇摆不定的状态。在某种程度上,每个组织都能在忍受机能紊乱之苦,但对于黄金时期中的创新组织,沟通不协调、天才之间激烈较量以及可能致命的紊乱组织等现象十分常见。在激进式创新中总会出现一团乱麻的变革,许多关于复杂系统中最优进化的研究都肯定了这一点。

激进变革代价是一场刺激而又危险的疾驰在颠覆边缘的过山车之旅。尽管许多组织经历过创意火花迸发,或是任何事情都顺利进行的瞬间,但商业中的圣杯是寻找保持平衡的方法。保持创新尤其困难,因为创新常常游离于失衡状态。所以,为了延续创新,组织需要追求持续的失衡。而追求持续的失衡,意味着不能被颠覆吓倒而半途而废。无论是公司、机构或个人,必须在失败的边缘保持泰然自若,必须时刻找回平衡。远离均衡状态意味着系统引入新的信息,进而打破了此前的稳定状态,从常态进入了非常态。耗散结构强调了这种变化是难以预期的和系统内元素自发形成的。当组织均衡被打破,系统就会更加不稳定,更复杂的行为便会在组织中产生。一般而言,当组织拥有了足够的自主性去尝试新的行为,且其新行为使组织处于一种无序状态的边缘,组织就接近于远离均衡的状态。

4

剧烈改变需要付出代价,它意味着包容、重复性与低效率。如果没有员工抱怨周遭的混乱,反倒可能遇到问题。我们不会希望整个组织总是一盘散沙,但是核心部门必须保持混乱。网络对大规模的剧烈变动是抵触的。要想引入一个新的大型系统,唯一的方法是令其自由生长,我们无法单纯地植入复杂性。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曾试着引入资本主义,但这种复杂的系统无法被适应,它必须生长出来。要想将大型组织引入网络经济中,就必须确保各个部分拥有自治权。同样,网络需要正生长而非植入,每一个大型系统都由成功的小型系统发展而成。除了组织的核心价值,任何事物都可以融入到流变之中,无一例外。

创新很难被制度化。创新常常需要颠覆自己建立起的规则,创新意味着从已经建立起来的模式中跳脱出来,不走寻常路。当变革以不同形式显现,游戏本身的改变带动游戏规则的改变,那么规则的变化方式也将发生改变。

第一个层面,游戏本身的改变,引起了显著的变化,使得新赢家、新输家、新生意涌现。比如,沃尔玛和纽柯钢铁的崛起。

第二个层面,游戏规则改变,造就了新的业务种类、新的经济部门以及新的游戏。比如,微软和亚马逊的兴起。《网络经济学》一书的作者埃文·施瓦茨就认为,亚马逊应该被看作一个主营“无形关系”的公司。“人们不应把亚马逊与其他实体书店相提并论。亚马逊真正增加的价值在于书评、推荐、建议、关于新书的信息、用户界面以及围绕某一主题建立起的社区。”

第三个层面,革新改变了革新的本身,革新自我加速,变形成为“创造性破坏”,激起流变,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变革。

高科技系统变得越来越有机,网络不断成长,进化被移植进入机器中,技术免疫系统用来抑制电脑病毒,新式生物学就这样直接渗透新经济中。于是,生物学名词越来越适用于比喻经济学术语。把经济想象为活物是非常有力的,但这并非什么新生事物。亚当·斯密把经济中的活跃部分比作“看不见的手”;卡尔·马克思经常提到经济的有机性;阿尔弗雷德·米歇尔在1948年写道,“经济学家的麦加圣地是生物学”。凯文·凯利看到,搅乱经济的计算机技术可以之运作建立起经济模型。随着芯片能力越来越大,动态、学习性强、自我供给的经济理论就逐渐形成。网络经济世界并非是静态与平衡栖息的港湾,它是需要乱流和创新的系统,能够驾驭改变与差异化的人将获得奖赏。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澳门葡萄京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