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李鸿章独女李菊藕简介,李菊藕最后是怎么死的

图片 1

李菊耦,合肥东乡人(今合肥市瑶海区磨店乡祠堂郢村人),李鸿章之女,1888年嫁给清末大臣张佩纶,是现代著名作家张爱玲的祖母。

李鸿章是晚清四大名臣,其大名闻名后世。作为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李鸿章是淮军的创始人和统领,同时也是洋务运动的领袖,建立了中国第一支西式海军北洋水师。

嫁张佩纶

后世对李鸿章的评价褒贬不一,有的人大骂他是卖国贼,因为他签署了不少求和协议,割地赔款,丧尽颜面。也有人赞扬他忍辱负重,替清廷背锅,竭尽所能的保全国家。

图片 1

相信正在看这篇文的朋友,对于李鸿章也有自己的认识和看法。不过本文并非要讨论李鸿章的是非功过,而只是抱着八卦的心思,给大家介绍一下李鸿章的独生女儿李经。

光绪十四年(公元1888年),时任船政大臣的张佩纶在与法国军队的海战中兵败闽江,被遣戍口外,释还后入李鸿章幕,在当时的天津府邸,时光绪十四年的年末。据他的《涧于日记》记载,被遣戍口外的次年,即光绪十二年(1886年)的三月初九,接到家书,他的妻子边氏夫人(小字粹玉)已于头一天病故。他处境之恶、心境之痛是可以想见的,而李鸿章能在这样的关键处收留他,也是难以想象的。故他在《涧于日记》中,凡提及李鸿章,均称“合肥师”,以地望而加之以“天地君亲师”的“师”,那是最崇仰的尊称了。

李经又名李菊藕,相比于本名,李菊藕更为人熟知,所以此文以李菊藕称之。

至于张佩纶是如何得到李鸿章爱女李菊耦的芳心,并获李鸿章及夫人赵氏垂爱……在他本人的《涧于日记》中未见丝毫记载,而“菊耦”的名讳在《涧于日记》中最早出现的时间是光绪十五年己丑(公元1889年)正月初五日。这天,恰是李鸿章66岁生日,为避客“效阮傅茶隐,与赵夫人及余、菊耦清谈”(在旧时代,凡世家名人都不轻易赞扬生日寿诞,称之为“躲生”,可免去送礼宴请等俗套)。李鸿章的生日避客,只和夫人、女儿及张佩纶品茗清谈,《涧于日记》在这之后的十二日略记有“与菊耦略话家事……”二十五日则“与菊耦作贺仪,师(指李鸿章)赏《紫缰诗》”。五月端午节那天记曰“自甲申后,余从未能从容过(端)午节也。午后与菊耦清谈良久……”概言之,几无日不记“菊耦”之名,不胜枚举矣。二人遂结为夫妇。

李鸿章有4个儿子,却只得了李菊藕这么一个女儿。对于这个女儿,李鸿章是宠爱的,但也不是溺爱。李鸿章注重对女儿的教育,所以李菊藕长大之后能诗能文,且对古今之事都有自己的看法,甚至于能与李鸿章一起谈论。

《越缦堂日记》对此事是这样记载的:“戊子十一月七日,合肥使幼女嫁张佩纶。张年四十,已三娶;幼女年二十,敏而能诗,合肥爱之。张入合肥署用二品顶带,合肥行数万金请于奕譞,谋以道员简放。慈禧恶其闽江之败,未得行……”

李鸿章宠爱李菊藕,但是最后却将这个女儿嫁给了一位结过三次婚,已经年过四旬的老男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丈夫还是流放边疆的犯人。

婚姻尽管披上了政治的袍子,可两个人的感情生活倒是美满笃实。可张佩纶心里明了,一旦成为李鸿章的女婿,并非增进仕途复起的资本,反而设置了一块巍然的拦路石。他曾告诉时为张之洞幕僚的樊增祥:“不婚犹可望合肥援手,今在避亲之列,则合肥之路断矣。”——当时樊增祥是代表张之洞与李鸿章攀交情,因为李一向看不起张氏,鄙其为“香涛(张之洞字)做官数十年,犹是书生之见耳”。张之洞由两广调任两湖,深恐孤立无援,刻意接纳李鸿章,求助于老友张佩纶从中拉拢。所以樊增祥得以过访张佩纶,并记其在李家的景况:“幼樵识见之明决,议论之透快,其可爱如故。吾师(指张之洞)何妨招其游鄂,纵不能久留,暂住亦复甚佳。渠在津窘迫已极,郎舅又不对(小合肥欲手刃之
),绝可怜也。”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李鸿章是出于何种原因,给自己的女儿找了这样一位丈夫呢?

而时人大多对此并不理解,恶语中伤甚至加以丑化的亦为不少,下面例举了当时人对此事的记载:

李菊藕的丈夫名叫张佩纶,是晚清名臣,同治十年二甲进士。张佩纶是“清流”官员的代表,以不惧权贵,用于弹劾上谏而为人称道。

一、陈灨一《睇向斋秘录》

后来法国侵略越南,张佩纶全力主战,强调中越相接,唇亡而齿寒。如果法国成功侵占越南,那么接下来中国则势必成为其攻略之地。

张(佩纶)以马尾之败褫职,李合肥雅重其才,延之入幕。有爱女年近不惑,犹闺中待字,因使执贽焉。女公子诗文俱佳,师生时有唱和。一日合肥诣书斋,张对之曰:“女公子不栉进士也。”合肥笑容满面曰:“师誉弟子逾量,吾女曷敢当此。”时张年将花甲,续弦之念甚炽,同时于晦若侍郎,以蹇修自任,致词合肥,合肥欣然诺。张乃剃须纳采,由西席为东床。(见陈灨一:《睇向斋秘录》)

中法战争爆发,张佩纶受命以三品卿衔会办福建海疆事宜,兼署船政大臣。后因法军侵略马尾港而不加戒备,福建水师覆灭,马尾船厂亦被毁。

【按:陈氏的晚清民国笔记大多可信,惟此条错谬出奇:一、张佩纶是李家的西席不假,所教授的学生却非李小姐;二、李小姐被谣传为“老姑娘”不假,却非年近不惑;三、那时张佩纶更不是“年将花甲”,算上他尘世一生,也才五十有半。】

张佩纶因为此罪而被罢职免官,褫职遣戍。1888年获释,转为李鸿章幕僚。也是从这时候起,张佩纶开始接触到李鸿章独女李菊藕的。

二、刘体仁《异辞录》

张佩纶本是罪人,但是李鸿章却收留了,为何?全因爱惜其才华而已!而嫁女给他,也是爱才心切,才促成了这桩婚姻。

养老女,嫁幼樵,李鸿章未分老幼;辞西席,就东床,张佩纶不是东西。

张佩纶所作《涧于日记》,第一次记载李菊藕的名讳是在1889年。李鸿章生日避客“效阮傅茶隐,与赵夫人及余、菊耦清谈”。旧时代,世家名人都轻易不举办寿宴,称之为“躲生”。

后先判若两人,南海何骄,北洋何谄;督抚平分半子,朱家无婿,张氏无儿。

此次接触之后,张佩纶与李菊藕接触越来越多,“与菊耦作贺仪,师赏《紫缰诗》”;“自甲申后,余从未能从容过午节也。午后与菊耦清谈良久”。几乎没过几日,就会提到李菊藕,终成婚事。

中堂爱婿张丰润,外国忠臣李合肥。

《越缦堂日记》:“戊子十一月七日,合肥使幼女嫁张佩纶。张年四十,已三娶;幼女年二十,敏而能诗,合肥爱之。张入合肥署用二品顶带,合肥行数万金请于奕,谋以道员简放。慈禧恶其闽江之败,未得行。”

三、梁鼎芬《苌楚斋续笔》

虽然是政治婚姻,而且两人年龄相差较大,但是婚后二人却过的和谐美满。婚后的《兰骈馆日记》,记载了不少夫妇二人弹琴品茗,对诗唱和之事。

梁鼎芬有诗云:篑斋学书未学战,战败逍遥走洞房。

晚年张佩纶官场失意,经常酗酒解愁,常称“生不如死”。李菊藕受丈夫影响也心情郁郁,李鸿章还多次写信劝慰。“素性尚豁达,何竟郁郁不自得?忧能伤人,殊深惦念,闻眠食均不如平时,近更若何?”

琴瑟和鸣

不过没什么作用,父亲于1901年去世,丈夫也于次年逝世,李菊藕越发孤苦。她与张佩纶生一子一女,李菊藕37岁守寡,此后闭门潜心养育儿女。儿子张志沂自幼苦读,不与纨绔混在一堆,后娶黄素琼为妻,夫妻二人留学英国。最为重要的是,张志沂生下了张爱玲。

张佩纶旧藏有定武本《兰亭帖》,且有阮元手书于道光二十四年的题跋;李菊耦“酷嗜《兰亭》”而家藏神龙本《兰亭帖》乃乾隆三十四年进士王秋坪原藏,帖后有翁方纲手书于嘉庆辛酉长文《神龙兰亭考》,如今合二为一,可谓二美具,弥足珍贵。李鸿章特亲笔书“兰骈馆”三字横额“悬之闺中”,这应为张、李缔姻的明证,也是兹后署名张佩纶为自己的日记署名为《兰骈馆日记》的缘故(张佩纶的《涧于日记》是分阶段而各有标名,如“葆石斋日记”“篑斋日记”“出塞日记”等,唯光绪十六年庚寅(公元1890年)以后则标之为“兰骈馆日记”,以后再未更改过)。

女儿张茂渊,也就是张爱玲笔下经常出现的姑姑。

而且张佩纶此后再提“菊耦”,往往称“内人”或“内子”,如光绪十八年壬辰四月初三日“晴,午后阴,夜听内人弹琴”;十二月十五日“晴,在兰骈馆半日,与内人茗谈遣闷而已”,不赘举。其夫妇闺房琴书之乐,与宋代赵明诚、李清照相比较,亦不少让。从《兰骈馆日记》中不时记有夫妻间相互唱和“联诗”等即可以坐实。所憾恨者,《日记》中只记事而不具录其诗。晚清民初笔记,尝语及李鸿章幼女李菊耦有《绿窗绣草》,应该是她自录存的诗词原稿,惜未见刊刻传世。《孽海花》小说中借张荫桓之口绍介的《基隆》两首七律,且说得有鼻子有眼,说这诗竟还是张、李联姻的媒介。

李菊藕后来患上肺病,1912年在上海病逝,享年46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