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巴拉根仓捉弄伪善的官吏

有一年,巴拉根仓被拉德那诺颜招去当上了木匠,修建房舍。别看拉德那诺颜家的畜群要用山谷量,金银财宝成箱满柜,成了远近最出名的财主,可他仍然是个想把自己粪蛋子晒干当点心吃的吝啬鬼。他招来许多泥瓦木工,盖好了高大的瓦房和庭院,待完工结账时,发起愁来了。他盘算:工程一完,就得支付木工、瓦工的工钱,少说也得开销带犊母牛五六十头,稍不打紧,也许破费带驹的骡马四五十匹哪!这开销可太大了,怎么办呢?
拉德那诺颜日夜苦思,想啊想,终于想出了既不花钱,也能把木工、瓦工通通打发走的妙计。有啦!与其花费钱财喂肥这帮穷鬼,倒不如把他们通通烧死算了。
于是,他夜间闭门关窗,用朱砂在黄表纸上写了一个告示,偷偷贴在新盖好的瓦房墙壁上。
第二天早上,木瓦工们来上工,看见告示上面写着——

俗话说:“不自量的牛犊爱跟牤牛顶架。”世人中就有那么些不自量力的蠢货,偏来找巴拉根仓斗智,结果都败下阵来,还闹出不少笑话。
有一个高傲的诺颜自以为比别人聪明,向来不服任何人。有一次,他听说巴拉根仓是个“以其智慧胜过所有对手,用他巧舌战胜任何能者”的人物,心中不服:巴拉根仓真的有那么大本事?我去试试看。他带上几个随从,去找巴拉根仓比高低。
高傲的诺颜来到巴拉根仓家的马桩前,骑在马上耀武扬威地喊道:“喂,看狗!”
他喊了一声,没人出来,又叫了第二声,也不见人影。诺颜细细查看巴拉根仓家的蒙古包,说是没人吧,天窗
冒着烟,包门也未上锁;说主人在家吧,叫了半天不见人露面。正在这时,西北天空乌云滚动,眼瞅着要来一场暴雨。
高傲的诺颜在巴拉根仓的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气得对随从说:“你进去看看,巴拉根仓若是在家,就告诉他,本诺颜前来跟他比智慧,叫他出来骗我。如果骗不成,我就杀他的头,烧掉他的破蒙古包!”
随从进包一看,巴拉根仓披着袍子正坐在那里喝奶茶,就向他转达了诺颜的旨意。
“行,行。”巴拉根仓听了随从的话,立即答应道,“请你转告诺颜大人,我巴拉根仓愿意接受他的挑战。不过,我喝茶出了一身汗,待我换上缎袍马褂。噢,天阴了,可能要下雨,我得披上斗篷,套上水靴。请诺颜等候片刻。”
高傲的诺颜听说巴拉根仓要应战,便骑在马上等他。不一会儿,乌云低垂,雷声阵阵,急风卷着暴雨横扫而来,把高傲的诺颜和随从们淋得像个落水狗。可是,左等右等,诺颜还是不见巴拉根仓出来。诺颜被雨淋透了,不耐烦地对随从们说:
“哼!别看巴拉根仓撒谎骗遍了草原上的所有智者能人,今天他就不敢出来跟我较量,怕被杀头哩!走,咱们进包看看。”诺颜走进包里一看,巴拉根仓还坐在那里喝他的奶茶呢!见此情形,诺颜气坏了,“喂!巴拉根仓,你不是说穿上缎袍马褂,披上斗篷,套上水靴出来应战吗?怎么……”
“啊!实在对不住您了,请诺颜原谅!”巴拉根仓披着破单袍,光着脚丫站起来回答,“周游草原的穷巴拉根仓,不要说有缎袍马褂之类的衣裳,连棉袍子都穿不上,我哪里有斗篷、水靴。您不见我还在光着脚……”
高傲的诺颜听了更加生气,怒斥道:“那你方才——”话没有说完,诺颜猛然醒悟过来,自知是上当了,扭头走出蒙古包。

玉皇大帝圣旨:祝愿人间太平安康,祝福众生繁衍兴旺。为万物生灵积德,天母特发此圣状。托上天众神之福,天母无忧,身心健康。为修缮天宫殿阁,广请人间能工巧匠。委派拉德那诺颜,调遣一批木瓦工上天堂。


众人读了这个告示,惊奇万分,议论纷纷。这消息你传我,我传你,很快就传到拉德那诺颜的耳朵里。他佯装惊恐不安地说:“哎呀,能有这等事?”说完,他便急急忙忙跑来看。当他读完告示,又装出一副虔诚相,叫人点香、磕头,回头招来木瓦工们说:“你们大家都看见了吧,玉皇大帝在邀请你们哪!你们就赶紧做好准备上天宫吧!”
“我们怎么上天呢?”有个泥匠信以为真地问道。
平素在诺颜手下当走狗,夫人面前当哈巴狗的毕策齐
钻出人群,贼眉鼠眼地献策:“依奴才愚见,笼火生烟,腾云驾雾前往如何?”
“聪明的毕策齐先生的主意好。不过,那得需要笼多少木柴,才能腾云驾雾啊?”拉德那诺颜反问道。
“这一趟就去十几二十人,至少得百十多车干柴!”毕策齐说。|<<<<<123456>>>>>|

天窗:蒙古包顶上透光、通风的圆形窗。|<<<<<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