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海蜇的传说,浪漫与恐惧

图片 3

“没地方去了,他们一定围得风雨不透,可我不愿连累你!”

自唐代以后,国家祭祀仪典中出现了龙王,这是由本土龙神崇拜,杂糅了海神传说,以及佛教中的龙王形象,塑造为龙头人身的怪物,明代神魔小说《西游记》中提到的四海龙王,即东海龙王敖广,南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西海龙王敖闰,四海龙王从此家喻户晓。

说罢,她就要出门。

5 海怪的中西交流

老渔人赶紧跑过去,见是个男孩,心中又欢喜又凄苦,便自言自语地说:“孩子,你爹妈狠心地扔下了你,你别埋怨他们,打鱼的人命苦哇!今天活着,明天还不知会怎么样。想来你爹是让海龙王夺了命,你娘没办法才跟人生下了你,不敢让人知道,就扔在这沙滩上了。幸亏遇上我这个孤老头子。我有心收下你,可我自己也活一天算一天,算我命大,龙王没收留我。可也难保明天龙王不夺我的命。”

《大智度论》提到了无与伦比的摩伽罗鱼王:“昔有五百估客,入海采宝。值摩伽罗鱼王开口,海水入中,船去驶疾。船师问楼上人:汝见何等?答言:见三日出,白山罗列,水流奔趣,如入大坑。船师言:是摩伽罗鱼王开口,一是实日,两日是鱼眼,白山是鱼齿,水流奔趣是入其口。”摩伽罗鱼王的身形特征给人带来视觉震撼和心理冲击是无与伦比的:双目与日争辉,牙齿罗列如白色山峦,眼睛和牙齿尚且如此雄伟,摩伽罗鱼王的体型就难以估量了。

海宝正给她擦泪安慰她时,狂风大作,原来龙王察知了鲤鱼精逃走,立即发来了虾兵蟹将,要将鲤鱼缉拿归案。

十七世纪末的家庭教师蒲松龄曾记下莱州鲸鱼搁浅的传闻,那是在康熙年间,莱州海滨有大鱼搁浅,人们挑着担子,争相前去割肉,可怜大鱼死后还遭到屠戮。据蒲松龄所记,“鱼大盈亩,翅尾皆具,独无目珠”,它的眼眶是空的,充满了水,眼珠不知去向,有一个前来割鱼肉的百姓失足掉进大鱼的眼眶中淹死了。大鱼之大,自然不在话下。

不料,一天深夜,海宝突然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门一开,鲤鱼精扑到了他的怀里,急说:“海宝哥!快救我!我死活是你的人!”

在秘传的小说和戏曲唱本中,四海龙王居住的是水晶宫,近乎透明的宫殿,它们是统治海底世界的王。与人间王侯相似,龙王也有自己的班底,最常见的莫过于虾兵蟹将,这是龙宫数量最大的一群,实际上,虾兵和蟹将是典型的海怪,由于法力低微,它们还未能完全变化成人形,在它们身上,仍可看到虾和蟹的特征。古代的画师在处理虾兵蟹将时,一般会用整只虾和整只蟹来做头部,往下全是人形,这种粗暴的嫁接,反而生出了趣味,这是民间的智慧,龙王多以残暴的形象示人,而虾兵蟹将则充当助纣为虐的打手,当这些喽啰以滑稽而又笨拙的面貌出场,讽刺和批判便暗藏在其中了。

这天,天色已经很晚了,还刮着风,浪也很大,还没有月亮。海宝很懊丧,因为他整整一天也没有捕到一条鱼。这是很反常的,他实在搞不懂鱼都跑到哪里去了?他很不舍气,决心最后撒下一网去碰碰运气。一网下去,他隐隐约约觉得网里有东西,赶紧起网,网很沉,他十分高兴,可马上觉得不对了,这沉怎么忽轻忽重的?出水一看,不多不少只有一条鱼,是一条小小的鲤鱼,浑身金晃晃的,耀得黑漆漆的夜空都有点发亮,那黑糊糊的浪头也镀上了金光。海宝十分惊奇,再仔细一看,呀!鲤鱼的眼里淌出两滴清泪来。这是怎么回事?他从没看见鱼还会哭,这一定是条“神鱼”!他赶紧把金鲤鱼扔进海里了。

十九世纪中国漫画中的英国水手形象,据1857年4月25日《伦敦新闻画报》

传说海边住着一个十分贫苦的老渔人。孤苦伶仃,守着条破船熬岁月。一天从海上归来,在沙滩上发现一个破旧的和尚帽子,老头没有在意,刚要走过去,却听见帽子底下传出来婴儿的哭声。

海犀牛 清宫旧藏《海怪图记》

老渔人这么说着,还是把婴儿抱回了家,起个名字叫海宝,当真象宝贝一样地把他拉扯大了。转眼海宝二十岁了,老渔人已经不能出海,全靠海宝打鱼养活大。幸亏海宝船上、水上的本领都十分高强,尽管船租贵得吓人,但还能凑付着过下去。

清光绪石印版《点石斋画报》中的“绝大鱼骨”,“该鱼头骨如屋一间,口大如门”。

虾兵蟹将在风雨交加的威势下,翻江倒海折腾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小鲤鱼,只好禀报了龙王。

4 海外族群

原来龙王早就看中了鲤鱼精,要把她赠送给自己的有功之臣——巡海夜叉。一听说她竟跟一个凡夫俗子相爱,哪还了得!当即下令要她当夜就去侍候巡海夜叉。她死也不从,但被押进了夜叉的卧室,幸亏夜叉喝醉了,她才急急地逃到这里。

虾兵蟹将之外,还有夜叉,也是龙王倚重的左膀右臂。夜叉源自佛教,是梵文的音译,意为轻捷、勇健,也译作药叉、阅叉、夜乞叉等,凡此种种皆是夜叉之名。夜叉在佛教故事中属于天龙八部,佛教的龙王传入中国,夜叉也一并移植过来,作为龙王的部卒。夜叉是青面獠牙的鬼面怪物,惯用的兵刃是钢叉。在龙宫,夜叉除了保卫龙王,有时还带兵,也有巡海夜叉之说,则负责巡风报信。一般认为,夜叉的武力远在虾兵蟹将之上。

海蜇的学名叫僧帽水母。这里面有一段故事。

2 龙宫水府的海怪

“不!先躲一躲再说!”海宝说着,就拿起了那顶和尚帽子,一下子扣在了小鲤鱼的身上。

1 博物学的盲区

传说,海蜇那伞一样的体盘是僧帽变的,体盘下那些细长的须就是小鲤鱼美丽的头发,而那细皮嫩肉正是小鲤鱼姣好的脸。

腽肭脐 据明代内府彩绘本《补遗雷公炮制便览》

龙王大怒,急急拿出了夜明珠,一下子发现了小鲤鱼在僧帽底下。龙王忌惮僧帽——和尚从不拜龙王,就从身上取出了定海神针,口中念念有词,施了定身法术,喊道:“定!”只见那根神针,金光闪闪,耀眼刺目。小鲤鱼从此就再也没有从僧帽底下钻出来。

《山海经》里有一群来自海外的怪人,在他们身上,残存着海滨渔猎部族的痕迹。最为典型的是丹朱,他是尧帝的长子,因为暴戾恣睢,被尧流放到了南海。在南海,丹朱的身体发生了剧烈的形变,他的嘴上生出了鸟喙,身后生出了一对肉翅——不能飞翔,只能在奔跑时扇风作为助力。后来,丹朱的后人演变为一个族群,名为讙头国,国人也都像丹朱一样,他们是以海上捕鱼为生的族群。

这天清早,刚跳上船,突然从舱里钻出个葱俊的大闺女来,细皮嫩肉,细高挑儿,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瞅着他,朝他直笑。海宝长这么大小还没跟闺女打过交道呢!当即羞得手脚无措,红着脸,低着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倒是那闺女先开了腔:“海宝大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说着就要跪拜下去。

图片 1

鲤鱼一看情势十分危急,便深情地给了她的海郎相识以来的第一个吻,然后说道:“海宝哥哥,我决不会做夜叉的玩具,即使去死!”

图片 2

可怜的小鲤鱼和僧帽永远地连在一起了,终日在海面上漂浮,寻找着他的海宝哥哥。

海外的神异族群多是奇形怪状,暗含着中原文化对海外部族的歧视,将海外部族妖魔化的思维绵延不绝。刊刻于十七世纪晚期的一幅《四海总图》似乎更能说明问题,在这幅彩色地图上,中原是一片广袤的陆地,在其四周,有海水环绕,海中还散落着密密麻麻的岛屿,除了长臂国、长脚国之外,还有一目国、三身国、穿胸国等,一如《山海经》所述。

“不怕!不怕!”海宝勇气十足。从此,每天都和鲤鱼精在海上相会。两人相爱了,山盟海誓要论嫁娶,只待鲤鱼精到龙宫去打通关节,脱离水族了。

图片 3

海宝决心攒钱买一条自己的船,所以十分勤快,从早到晚,一天也不停地在海上捕鱼,刮风下雨也不舍得歇工。

人们甚至相信,这些怪模怪样的海兽,有着难以捉摸的神秘力量。比如东南沿海流传甚广的和尚鱼,又称作海和尚——一种人头龟身的海怪,只要遇到它,船就会沉没,明代淮阳韦彦质先生乘船从雷州半岛去海南,就遇到了海和尚,结果船上人都惊慌失措,认为灾难降临,“举舟皆泣,谓有鱼腹之忧”,据说后来韦先生的道德力量超群,一船人得以幸免,所谓“妖不胜德”,其事见于明人黄衷的《海语》。海和尚或许是棱皮龟之类的大海龟,十五世纪的明朝人却把它当成妖怪。有太多海兽因相貌怪异而遭遇妖魔化的命运,并附会出海怪的传说。

海宝照常天天出海打鱼,朝出夜归。

长臂人 明万历三十五年刻本《三才图会》,王圻、王思义 辑

海宝哥哥知道她在哪里,所以渔民出海打鱼时,不愿连海蜇一起捞上来。

龙宫的海怪世界,无非是对俗世的模仿,在熙熙攘攘的怪物中,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似曾相识的情境,那是人间的一面镜子,冠冕堂皇之下,映照出的多是丑恶。

鲤鱼入水,回头朝他望了一眼,走了。

□盛文强

海蜇有毒,会蜇人。那是小鲤鱼在履行自己的诺言。她千方百计地吸取海中的毒素,来作自己防身的武器,维护爱情的尊严。

“海怪”一词出现较晚。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载:“海怪鱼鳖,鼋鼍鲜鳄,珍怪异物,千种万类,不可胜记。”此处的海怪,词义偏重于“海中怪异难辨之动物”,在当时,多数海洋动物还是博物学上的盲区,不知者为怪。

“你上哪儿去?”海宝急问。

对殊方异域的想象,多半来自传闻,南宋时的泉州市舶使赵汝适最喜这类掌故,他利用工作之便,遍访中外水手,做了一部《诸藩志》,其中提到的中理国,几乎人人都是海怪:“中理国人多妖术,能变身作禽兽或水族形,惊眩愚俗,番舶转贩,或有怨隙,作法阻之,其船进退不可知。”中理国即今非洲索马里,盛产海盗之地,看来当地的海盗真是历史悠久,他们扮成水族,或者以艳丽的色彩文身,被讹传为妖术,更被视作海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