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太阳集团】下一次开船港

  前面是一个栅栏。柱子上挂着一块铜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字:“下次开船”港。这就是“下次开船”港的大门。大门旁边有一张铁床,上面躺着一个枕着高高的枕头的大胖子。大胖子一边打呵欠,一边不断从枕头下面掏东西出来吃。他是白瓷人。一看见小西他们,白瓷人就喊叫:“不许进来,不许进来!洋铁人让我守在这儿,他说,不是咱们的朋友,谁也不许进来!”

  于是橡皮狗带着小西他们又往前面走。走了不远,前面就是洋铁人他们住的那所白房子了。

  灰老鼠往前走了几步,说:“哦嗬哟(这是白瓷人的名字),你还记得吗?我是洋铁人的好朋友。”

  那是一所又阔气又难看的房子。墙壁刷得白极了,可是里面乱极了,脏极了。所有的窗子上都挂着金丝绒幔子,可是许多窗幔都搭拉下来,拖在窗台上。天花板上挂着一串串的蜘蛛网,就象挂着小旗一样。所有的墙壁下半截都画满了乱七八糟的铅笔画。屋子里面的家具多极了,都是嵌金花的,可又都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有的桌子架在床上,有的椅子又搁在桌子上。桌子上,椅子上,床上,地板上,到处都是枕头、被子和瓶瓶罐罐。谁要一动弹,准要踩着一个枕头,碰倒一个酒瓶,或者踢翻一个茶杯什么的。

  白瓷人斜着眼睛看了看灰老鼠,打了个呵欠,说:“记得,记得!你是‘老没够儿’,咱们是好朋友。我可想你啦!你好吧?不成问题,你是可以进来的。可是你不要让我多说话。我现在身体不怎么好,不能多说话。所以,亲爱的好朋友,我只能非常简单地,简单就是说不复杂,不多废话,我非常简单地告诉你的就是,我现在正在想办法减轻体重,要不多不少减轻两公斤。减轻两公斤呀,你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真不简单!所以我就要多睡一会,不然,就多躺一会,还有,就是要多吃一些好东西。我老是那么睡呀,躺呀,吃呀,喝呀,简直都把我累坏了。唉呀!可惜我只能简单地说这么一点,还有好多苦处,我一下都说不完。真的,好几个大夫都这样说,要我减轻体重,不多不少两公斤,办法就是多睡多吃,所以我就……”

  白房子的大门关得紧紧的,小西他们都没法子进去。可是白房子的窗子都开得大大的,小西他们就可以在窗户外面偷偷往里面瞧了。那时候,洋铁人,白瓷人,还有灰老鼠,他们三个都穿着长长的睡衣,拖着宽大的拖鞋,正围着一张圆桌子在大吃大喝,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外面有人在瞧他们。

  话还没说完,他就又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大把糖果,一下都填到嘴里去了,把两个腮撑得鼓鼓的。

  洋铁人说什么话都喜欢加一个“不”字,所以他叫:“不不不”,他长得又瘦又高,好象很怕冷似的,老耸着肩膀,鼻尖上还老挂着—滴清鼻涕。他手里拿着一支特别长的纸烟,象一支新铅笔一样。他一边吃东西,一边还不断抽纸烟。他喷出来的烟雾多极了,一圈圈都把他们三个包围起来了。洋铁人抽烟,白瓷人和灰老鼠两个就不住地打喷嚏,“啊──秋!啊──秋!”

  小西说:“你老这么吃,就更会胖了。”

  洋铁人站起来,举着一个高脚酒杯:“现在,为你们打喷嚏,不,为你们不打喷嚏而干杯!”

  白瓷人一听,马上对小西瞪起眼睛来,又是一口气接连说下去:“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也许,大概,一定不是我的好朋友。你知道我是谁?我就是白瓷人,我叫‘哦嗬哟’。谁都知道白瓷人,白瓷人就是洋铁人的好朋友。你相信吧?对!你不做声就是相信。因为我是洋铁人的好朋友,所以我的话都没错儿,准没错儿。唉呀!你不应该让我多说话。我身体不好,不能多说话。所以我也只能简单一点告诉你,像刚才告诉我的好朋友灰老鼠的话一样简单,要多吃一些才能瘦,意思就是,就是……唉呀!我说到哪儿去了?哦!我记起来了,你又让我多说了话,把我都累坏了!你太调皮了,我不让你进去!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不认识你。至于灰老鼠,他是洋铁人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他认识我,我也认识他。他当然可以进去。你呢,就不可以!”

  他们三个每个人就都咕嘟咕嘟喝干了一大杯酒。

  灰老鼠说:“让他进去吧!他叫小西,他最不喜欢做算术习题,是咱们的好朋友。”

  洋铁人坐下去了,把腿跷到桌子上,接着又说:“我因为长得太不胖了,身上一定要长点儿肉,所以,我还不能不再多多地吃一些蛋糕。”

  白瓷人听了这些话,就高兴起来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就是那个‘玩儿不够’。我认识他,可以让他进去,可以!这儿是个好地方,除了玩儿还是玩儿,什么事也不用做。不过,我有些不放心,因为他现在还不是一个玩具。他换了自己的影子没有?”

  说完,他就抓了一块蛋糕塞到嘴里,吞下去了。

  小西正想开口,影子抢着说:“换了,换了,我是个古老的影子,而且……”

  白瓷人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说:“我因为长得太胖了,太胖就是身上肉太多的意思,身上肉太多了,就一定要减少一点儿肉。大夫对我说,要减少肉,就要多吃一些。所以,我也还要多多地吃一些蛋糕。”

  灰老鼠接着帮影子介绍说:“而且他是一个漂亮的影子,他就是小西新换的影子。”

  说完他也抓了一块蛋糕塞到嘴里去了。

  影子说:“不,应该说,我完全不是他的影子。我一点儿也不像他。我不但不听他的,而且他还得听我的,简直他都快成我的影子了。”

  灰老鼠马上也抓了一块蛋糕,说:“我不想胖也不想瘦,但是也要多多吃一些蛋糕。因为你们吃了,我也要吃。”

  小西很不高兴,对影子说:“不对,我不是你的影子。你再胡说,我就不要你了。”

  三个坏蛋大笑了一阵。

  影子马上就跟小西吵起来:“你敢,你敢!”

  洋铁人说:“不错,不错!咱们都不能不多多地吃蛋糕。反正有布娃娃,咱们不用动手,也不用动脚,吃完了就再让布娃娃给咱们拿。”

  白瓷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说:“没关系,没关系!谁是谁的影子都一样。来吧,来吧!先进来睡一个觉吧!”

  于是,他们三个就大声喊布娃娃,再给他们多多地拿蛋糕来。

  灰老鼠说:“他不爱睡觉,他爱的是玩儿。”

  一会,布娃娃从厨房里端着一大盘蛋糕出来了。蛋糕的颜色是那样金黄,布娃娃脸上的颜色却是那样苍白。蛋糕是那样多,盘子是那样大,布娃娃却是那样又瘦又小,这一盘蛋糕把她的腰都压弯了。她紧闭着嘴唇,一步一步慢慢走。她不断喘气,脸越来越苍白。

  白瓷人说:“玩儿?玩儿就玩儿呗,以后再睡也行。”

  小西在窗户外面忍不住小声说:“她累坏了。”

  于是他开了栅栏的门,把小西他们放进去了。

  木头人的心马上又卜通卜通跳得很响。橡皮狗就小声警告他:“注意啊!别让心跳得这么响,给洋铁人他们听见了就坏事了。”

  屋子里面。洋铁人一边抽烟,一边拍着桌子催布娃娃:“快些,快些!你要把咱们都饿死了!哎呀,哎呀!我都快饿晕了!”

  白瓷人也叫:“我饿得都要发病了,快些,快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