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屋顶上的卡尔松又飞来了,小飞人卡尔松

  世界这么大,有很多房子,有大房子和小房子;好看的房子和难看的房子;旧房子和新房子。有一栋很小很小的房子属于屋顶上的卡尔松。卡尔松认为,他的房子是世界上最好的房子,正适合世界上最好的卡尔松。小家伙也这样认为。
 

  “我想找点儿乐子,”过了一会儿卡尔松说。“我们到附近的屋顶上散散步,总会找到有意思的事做。”
 

  小家伙,他和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住在斯德哥尔摩一条极普通的街道上的一栋极普通的房子里,卡尔松的小房子就坐落在他们家的房顶上,正好在烟囱后面,房子的匾额上写着:
 

  小家伙也愿意。他拉着卡尔松的手,走出房门,来到屋顶上。天已接近黄昏,一切都显得那么好看。春天的天空是那么蓝,所有的房子在黄昏中都笼罩着神秘的色彩,远处,小家伙经常在那里玩的公园一片葱绿,小家伙家院子里那棵高大的胶杨散发出的清香一直弥漫到屋顶。
 

  屋顶上的卡尔松
  世界上最好的卡尔松
 

  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在屋顶散步的美丽的夜晚。家家户户开着窗子,人们可以听到各种嘈杂的声音,大人的说话声,孩子的哭笑声,邻居家厨房里洗碗的声音,狗吠声,还有人坐在家里弹钢琴。人们可以听到一辆摩托车在街上轰鸣,它走了以后,又过来一辆马车,每一个马蹄声都能清楚地传到屋顶。
 

  你可能认为这很奇怪,有人怎么住在屋顶上,但是小家伙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呢?人们想住哪儿就住哪儿。”
 

  “如果大家都知道在屋顶上走路是多么有趣的话,就不会有人愿意走在大街上,”小家伙说。“啊,多么有意思!”
 

  妈妈和爸爸也认为,人们想住哪儿就住哪儿,但是他们一开始不相信有什么卡尔松。布赛和碧丹也不相信,他们不敢相信一位小胖子住在上面,他的后背还有螺旋桨,可以飞。
 

  “对,还有一件事也挺有意思,”卡尔松说。“那就是很容易掉下去。我会告诉你,什么地方人们每一次都差一点儿掉下去。”
 

  “你在骗人,小家伙,”布赛和碧丹说。“卡尔松只是一种编造。”
 

  房子密密麻麻地建在一起,人们很容易从一个屋顶走到另一个。那里有很多飞檐、亭子、烟囱、角楼和墙角,真是五花八门。正像卡尔松说的,确实很有意思,因此不时会出现差一点掉下去的情况。有一个地方两个房子之间的距离很宽,就是在这个地方小家伙差一点掉下去,但是卡尔松在最后一分钟抓住了他,当时他的一条腿已经掉到屋檐下。
 

  为了保准儿,小家伙问卡尔松,他是不是一种编造,但是卡尔松说:“他们自己可能在编造。”
 

  “多有意思,”卡尔松一边说一边往上拉小家伙。“我说的就是这个地方。再来一次!”
 

  妈妈和爸爸暗想,当一些孩子感到孤单的时候,他们虚设假装的伙伴,卡尔松就是这样的伙伴。
 

  但是小家伙可不愿意再来一次。对他来说这地方太“差一点儿”了。有很多地方要手脚并用才不至于掉下去,为了尽量让小家伙玩得开心,卡尔松总是找危险的路走。
 

  “可怜的小家伙,”妈妈说。“布赛和碧丹已经长大了,没有人跟他玩,因此他才想象出那个卡尔松。”
 

  “我觉得我们应该找点儿乐子,”卡尔松说。“晚上我经常在屋顶上走来走去,找机会跟住在阁楼上的人逗逗乐子。”
 

  “对,不管怎么样我们要给他买一只小狗。”爸爸说。
 

  “你怎么逗呢?”小家伙问。
 

  “他已经想了很久了。他有了小狗自然就会忘记卡尔松。”
 

  “当然是因人而异,从来没有重复的。世界上最好的逗乐能手,猜猜是谁!”
 

  就这样小家伙就得到了比姆卜。他有了属于自己的狗。那天他刚满八岁。
 

  正在这个时候附近一个小孩哭叫起来。小家伙刚才听到过有小孩子哭,但是后来停了一会儿。小家伙可能累了,但是现在又哭起来,哭声来自最近的一个阁楼。小孩子哭得伤心、可怜。
 

  也正好在这一天,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总算看到了卡尔松。啊,他们确实看到了他!事情是这样的:
 

  “可怜的小家伙,”小家伙说。“孩子可能肚子痛。”
 

  小家伙在自己的房间里举行生日宴。他邀请了克里斯特和古尼拉,他和他们在一个班。当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听到他们在小家伙屋里又说又笑时,妈妈说:“走,我们去看看他们!他们是那么可爱!”
 

  “我们快去看看,”卡尔松说。“过来!”他们沿着屋脊往前走,一直走到那间阁楼下边。卡尔松小心翼翼地伸进头去看。
 

  “对,我们去看看。”爸爸说。
 

  “孤零零的一个小孩子,”他说。“我知道,爸爸妈妈到外边瞎溜达去了。”
 

  当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朝小家伙房间里看时,他们看到的是何等景象!一个小胖子坐在餐桌旁边,满脸都是奶油蛋糕,吃得都快撑死了,他高声说:“你们好,我的名字叫屋顶上的卡尔松。我相信,你们过去没有看见我的荣幸。”
 

  这时候小家伙哭得更可怜了。
 

  妈妈差点儿休克了。爸爸也很紧张。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一边说一边爬过窗台。“我,屋顶上的卡尔松来了,世界上最好的保姆。”
 

  “不要对任何人讲这件事,”他说。“绝对不要对任何人讲。”
 

  小家伙不愿意一个人站在外边,他跟在卡尔松后边爬过窗台,尽管他有这样的担心:要是孩子的妈妈、爸爸此时此刻回来了怎么办呢?不过卡尔松一点儿也不担心。他走到小孩床边,把胖食指伸到小孩的下巴颏儿底下。
 

  “为什么呢?”布赛问。
 

  “普鲁迪-普鲁迪-普鲁特。”他半真半假地说。
 

  爸爸解释为什么。
 

  然后他转身对小家伙说:“这样对小孩子说,他们马上就不闹了。”
 

  “想想看,如果人们要打听有关卡尔松的情况,那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会上电视,你们大概知道。我们会在楼梯上的电视电缆和摄像机前奔波,每半小时就会有一次记者招待会,他们要给卡尔松和小家伙照相。可怜的小家伙,他将成为‘找到卡尔松的男孩’……我们的生活将不会再有一刻的安宁。”
 

  小孩子一惊,马上不哭了,但是恢复平静以后又哭起来。
 

  妈妈、布赛和碧丹都明白这一点,因此他们三个人都保证不对任何人讲卡尔松的事。
 

  “普鲁迪-普鲁迪-普鲁特……然后这样做,”卡尔松说。他从床上拉起孩子,把孩子朝屋顶抛了很多次。小家伙可能认为这很有意思,因为突然他没牙的小嘴露出了一点儿微笑。
 

  现在的情况是,明天小家伙就要到住在乡下的外祖母家,他要在那里度过整个夏天。他对此很高兴,但是他惦记着卡尔松。在这期间他什么事不能做呢!想想看,如果他走了怎么办呢!
 

  卡尔松显得很自豪。
 

  “亲爱的卡尔松,当我从外祖母家回来的时候,你一定还要住在屋顶上。”小家伙说。
 

  “让孩子高兴没什么了不起,”他说。“世界上最好的保……”
 

  “这我可不清楚,”卡尔松说。“我也要到外祖母家去。她比你外祖母还要外祖母,她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外孙,如果她让世界上最好的外孙离开她,她会发疯的,对不对?”
 

  他还没来得及说完,孩子又哭了起来。
 

  “她住在什么地方,你外祖母?”小家伙问。
 

  “普鲁迪-普鲁迪-普鲁特,”卡尔松愤怒地喊着,又把小家伙更加用力地朝屋顶抛来抛去。“普鲁迪-普鲁迪-普鲁特,我已经说过了,你要听话!”
 

  “住在一个房子里,”卡尔松说。“你真地相信她整夜都在外边瞎跑吗?”
 

  小孩子拼命地哭叫,小家伙伸手接过孩子。
 

  更多的情况小家伙一无所获。第二天他去了外祖母家。他带着比姆卜。呆在乡下很有意思,小家伙整天疯玩。卡尔松他还是经常想念的。暑假一结束,他就返回了斯德哥尔摩,刚踏进家门,他就问起了卡尔松的事。
 

  “过来,把她给我,”他说。他非常非常喜欢很小很小的孩子,他跟爸爸妈妈吵过很多次,如果他们绝对不愿意给他买一条狗,他们就要给他生一个小妹妹。
 

  “妈妈,你看见过卡尔松吗?”
 

  他从卡尔松手里接过一个小包,亲昵地抱在自己的怀里。
 

  妈妈摇摇头。
 

  “别哭,你要乖。”他说。孩子沉静下来,用一双明亮、严肃的眼睛看着他,没牙的小嘴又露出了微笑,平静地牙牙学语。
 

  “没有,我没看见。他大概搬走了。”
 

  “这是我的普鲁迪-普鲁迪-普鲁特起了作用,”卡尔松说。“这个方法百分之百的有效,我已经试了几千次。”
 

  “你怎么这么说?”小家伙说。“我希望他还住在屋顶上,他一定会回来。”
 

  “我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小家伙一边说一边用食指抚摸她的光亮的小脸颊。
 

  “不过你已经有了比姆卜。”妈妈试图安慰他。她认为没有卡尔松也许更好。
 

  “古尔-菲娅,”卡尔松说,“很多人都叫这个名字。”
 

  小家伙抚摸比姆卜。
 

  小家伙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小孩子叫古尔—菲娅,不过他想,世界上最好的保姆对于孩子叫什么名字肯定做过比较好的调查。
 

  “对,当然。它非常可爱。但是它没有螺旋桨,不能飞,和卡尔松玩更有意思。”
 

  “小古尔-菲娅,”小家伙说,“我觉得你已经饿了。”
 

  小家伙跑进自己的房间,打开窗子。
 

  因为古尔-菲娅已经抓住他的食指想放到嘴里吮。
 

  “卡尔松,你在上面吗?”他扯开嗓子喊,但是没有人回答。第二天小家伙就开始上学了。他现在已经上二年级了。每天下午他都坐在自己的屋里做作业,他有意把窗子开着,以便听一听,是不是有像卡尔松那样的螺旋桨的声音传来。但是他听到的惟一声音是街道上的汽车声,有时候有飞机从屋顶上飞过,但都不是卡尔松那样的声音。
 

  “如果古尔-菲娅真饿的话,那好办,这里有香肠和土豆,”卡尔松说,并朝厨房的角落看了一眼。“只要我卡尔松还拿得动香肠和土豆,我就不会让一个孩子饿死。”
 

  “对,他可能已经搬家了,”他伤心地自言自语。“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小家伙不相信,古尔-菲娅能吃香肠和土豆。
 

  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想起卡尔松,有时候他为卡尔松的搬走在被子底下偷偷哭泣。他日复一日地上学,做作业,就是没有卡尔松。
 

  “这么小的孩子应该喝牛奶。”他说。
 

  一天下午小家伙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捣鼓邮票。他的集邮本里已经有了相当多邮票,但是有一部分还没贴好。小家伙动手贴,很快就要好了。只剩下一张,他最后留下一张最好的。这是一张德国邮票,上面是“小红帽和狼”,啊,真好看,小家伙心想。他把这张邮票放在眼前的桌子上。
 

  “你以为世界上最好的保姆连孩子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都不知道,”卡尔松说“不过没关系──我去找一头奶牛!”
 

  就在同一瞬间他听到窗子外边有嗡嗡的声音。这种声音听起来很像……啊,真的,像卡尔松!真是卡尔松,他从窗子冲进来,高声说:“你好,小家伙!”
 

  他朝窗子愤怒地看了一眼。
 

  “你好,卡尔松。”小家伙高声喊着。他冲过去,幸福地站在那里,看着卡尔松围着顶灯转了几圈,然后咚的一声落在小家伙面前。卡尔松关闭螺旋桨──他拧肚子上的一个开关──他刚一做完,小家伙就想跑过去拥抱他,但是卡尔松用自己的小胖手轻轻推了他一下说:“别着急,沉住气!有吃的东西吗?有没有肉丸子或其他什么?或者有点儿蛋糕?”
 

  “不过,把一头奶牛那样的庞然大物弄进来并非很容易。”
 

  “没有,妈妈今天没做肉丸子。过生日的时候,我们才有蛋糕。”
 

  古尔-菲娅急切地寻找小家伙的食指,并轻轻地叫着。看样子她确实饿了。
 

  卡尔松长出一口气。
 

  小家伙朝厨房的角落看了看,但是没有找到牛奶。那里的一个盘子里只有三片凉土豆片。
 

  “这叫什么家庭呢?‘只有过生日的时候’……但是如果来了一位几个月没有见的可敬可爱的老朋友呢?我认为你妈妈总得意思意思。”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我突然想起来什么地方有牛奶了,有时候我到那里喝一口。再见,我很快就回来。”
 

  “好,不过我们不知道……”小家伙刚要解释。
 

  卡尔松启动肚子上的开关,小家伙还没来得及眨眼,他就飞出了窗子。
 

  “不知道,”卡尔松说。“你们应该预料到!你们应该能预料我今天会来,这一点就足可以使你妈妈忙个不停,一只手炸肉丸子,另一只手搅拌奶油。”
 

  小家伙害怕起来。想想看,如果卡尔松像往常那样,一去就是几个小时不回来怎么办呢!想想看,如果孩子的妈妈、爸爸回来了,找到怀里抱着他们古尔-菲娅的小家伙怎么办呢!
 

  “我们中午吃法隆香肠,”小家伙不好意思地说。“可能你想吃……”
 

  不过小家伙没有担心太久,这回卡尔松很快就回来了。他自豪地像只公鸡一样从窗子飞进来,手里拿来一个小孩子经常用来喝奶的奶嘴。
 

  “几个月没有见过面的关系密切的老朋友来访时,就吃法隆香肠!”
 

  “你从哪儿找来的?”小家伙惊奇地问。
 

  卡尔松长叹一声。
 

  “从我通常去的奶站,”卡尔松说,“在东马尔姆的一个阳台上。”
 

  “噢噢,要跟这家人打交道,就得学会什么都能忍让……把法隆香肠拿来!”
 

  “你是偷来的?”小家伙十分害怕地说。
 

  小家伙用最快的速度跑进厨房。妈妈不在家,她去看医生了,所以无法问她。但是她知道,小家伙可以请卡尔松吃法隆香肠。盘子里有五片吃剩的香肠,小家伙把香肠拿给卡尔松。卡尔松像恶虎扑食一样冲过去。他嘴里塞满香肠,露出非常满意的表情。
 

  “我是借来的。”卡尔松说。
 

  “噢噢,”他说,“香肠还不难吃。当然不像肉丸子那么香,但是对一些人要求不能太高。”
 

  “借来的……那你想什么时候还回去?”小家伙问。
 

  小家伙知道,卡尔松说的“一些人”就是指他,因此他赶快把话岔开。
 

  “永远不。”卡尔松说。
 

  “你在外祖母家过得愉快吗?”他问。
 

  小家伙严肃地看着他,但是卡尔松打了一个响指说:“一小瓶牛奶──小事一桩!我借牛奶的那家有三胞胎,他们在阳台的冰箱里放满了奶瓶,他们特别喜欢我为古尔-菲娅借牛奶。”
 

  “太愉快了,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卡尔松说。“因此我不想讲。”他一边说一边狼吞虎咽地吃香肠。
 

  古尔-菲娅伸出自己的小手够奶瓶,饿得直叫。
 

  “我也很愉快,”小家伙说。他开始把在外祖母家所做的一切讲给卡尔松听。
 

  “我去把牛奶热一下,”小家伙说着就把古尔-菲娅递给了卡尔松,卡尔松喊着“普鲁迪-普鲁迪-普鲁特”,把古尔-菲娅朝屋顶上抛来抛去,而小家伙走到厨房里去热牛奶。
 

  “她很慈善很慈善,我的外祖母,”小家伙说。“你想不到,我去了她有多么高兴。她用全身的力气拥抱我。”
 

  过了一会儿古尔-菲娅就像小天使一样躺在床上睡着了。她吃饱了,不再闹,小家伙哄她睡觉,而卡尔松用食指逗她玩,并且喊叫着“普鲁迪-普鲁迪-普鲁特”,不过古尔-菲娅还是睡着了,因为她已经很饱很累了。
 

  “为什么?”卡尔松问。
 

  “在我们走之前,一定要找点乐子。”卡尔松说。
 

  “因为她喜欢我,你知道吗?”小家伙说。
 

  他走到厨房,取出凉香肠片。小家伙睁大眼睛看着他。
 

  卡尔松停止嚼香肠。
 

  “你在这里等着看乐子吧。”卡尔松说。他把一片香肠挂在通向厨房门的把手上。
 

  “你难道不相信我的外祖母更爱我吗?你难道不相信,她把我抱起来,拥抱我,直到我的脸发紫,因为她非常非常喜欢我,你不相信吧?但是我一定要告诉你,我的外祖母有一双铁一样硬的小手,如果她再多爱我一百克,她就把我的命要了,我也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
 

  “这是一号。”他一边说一边满意地点着头。然后他大步走向柜子。那里有一个漂亮的白色瓷鸽子,小家伙还没明白过来,白色鸽子的嘴上已经叼了一片香肠。
 

  “是吗?”小家伙说。“拥抱你的肯定是个子很大的外祖母。”
 

  “这是二号,”卡尔松说。“古尔-菲娅将有三号。”
 

  他的外祖母没有用那么大的力气拥抱他,但是她也很喜欢小家伙,她对他一直非常疼爱,这一点他要让卡尔松明白。
 

  他把香肠片串在一个小棍上,然后塞到熟睡的古尔—菲娅手里。真滑稽,人们不会相信,古尔-菲娅自己曾来过这里,取了一片香肠以后就睡熟了,不过小家伙还是说:“不,别再胡闹了,你要乖才好!”
 

  “尽管她可能是世界上最爱唠叨的人,”小家伙想了一会以后说。“她不停地唠叨,什么换袜子,不要和拉赛·扬松打架等等。”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这样可以使她的爸爸、妈妈改掉晚上到外边瞎溜达的习惯。”
 

  卡尔松放下手中的盘子。
 

  “怎么改掉?”小家伙问。
 

  “你大概不相信我的外祖母更爱唠叨,对吧?你大概不相信,为了能唠叨够,她上好闹钟,每天早晨五点就爬起来唠叨,我必须换袜子,不能与拉赛·扬松打架。”
 

  “他们不敢把一个自己能走路和取香肠的小孩单独留在家里。谁知道她下次会不会去拿爸爸星期天喝的啤酒。”
 

  “你也认识拉赛·扬松?”小家伙惊奇地问。
 

  他让古尔-菲娅幼嫩的小手把串香肠的小棍握得紧些。
 

  “不认识,谢天谢地。”卡尔松说。
 

  “别着急,沉住气,”他说。“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因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保姆。”
 

  “但是为什么你外祖母……”小家伙有些不明白。
 

  正在这时候小家伙听到外边楼梯上有人来了,他确实吓坏了。
 

  “因为她是世界上最爱唠叨的人,”卡尔松说。“可能你现在才明白这一点。认识拉赛·扬松的你怎么可以大言不惭地认为你外祖母是世界上最爱唠叨的人呢?我从来没有见过那小子,而且永远也不想见他,而我的外祖母却能跟我唠叨一整天别跟拉赛打架,谁更爱唠叨呢?”
 

  “啊,他们现在回来了。”小家伙小声说。
 

  小家伙思考着。真奇怪……他非常不喜欢外祖母唠叨他,但是他突然感到,他必须超过卡尔松,把外祖母说得过分一些。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两个人赶紧跑向窗子。小家伙听到钥匙在开锁,他相信,一定要逃出去才有希望,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成功地爬到窗台上去了。随后他听到锁被打开了,一个声音这样说:“妈妈的小苏姗,她总是睡呀,睡呀。”
 

  “我的双脚刚弄湿一点儿,她就开始唠叨,非要我换袜子。”小家伙信誓旦旦地说。
 

  “对,她总是睡呀,睡呀,”另一个声音说。但是随后就听到有人叫了起来。小家伙明白了,这时候古尔-菲娅的妈妈和爸爸已经看到了香肠。
 

  卡尔松点点头。
 

  他不想继续听下去,而是把正要藏在一个烟囱后边的世界上最好的保姆推出去了。
 

  “你大概不相信,我的外祖母让我换袜子的情形,对吧?你大概不相信,有一次我刚一踩进水坑,她就满村子追我,不停地唠叨‘快换袜子,小卡尔松,快换袜子’……你不相信,对吗?”
 

  “你想看两个坏蛋吗?”当他们休息了一会儿以后卡尔松问。“我在远处另一个亭子间里有两个十足的坏蛋。”
 

  小家伙胜过卡尔松的信心有点儿动摇了。
 

  听起来好像是卡尔松自己的坏蛋。情况当然不是这样,不过小家伙还是想看看他们。
 

  “噢,可能是吧……”
 

  这时候从坏蛋的亭子间传来又说又笑的声音。
 

  卡尔松推他坐在一把椅子上,双手叉腰站在他面前。
 

  “寻欢作乐,”卡尔松说。“我们去看看,什么事让他们这样开心。”
 

  “啊,你不会相信,但是好好听着,我讲讲事情的原委。我在外边踩水坑,知道吧?别提多有意思了。正在兴头上,外祖母跑来了,高声叫着,全村都能听到:‘快换袜子,小卡尔松,快换袜子!’”
 

  他们沿着房脊偷偷地走过去,卡尔松伸长脖子往里看,窗子上挂着窗帘,但是上面有一条缝,他可以往里看。
 

  “那你怎么说的?”小家伙问。
 

  “坏蛋有客人。”卡尔松小声说。
 

  “我说不换就是不换,因为我是世界上最不听话的孩子,”卡尔松满自信地说。“所以我从外婆身边跑开,爬到一棵树上躲心静。”
 

  小家伙也往里看了看,里边坐着两个人,可能就是那两个坏蛋,还有一位个子很小、和蔼可亲的男人,看样子他是从外婆住的农村来。
 

  “她大概很失望。”小家伙说。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卡尔松小声说。“我相信那两个坏蛋自己正在捣鬼,不过他们休想得逞!”
 

  “看得出来,你不了解我的外祖母,”卡尔松说。“外祖母追过来了。”
 

  他又朝里看了一次。
 

  “也上树了?”小家伙吃惊地说。
 

  “我敢保证,他们正在骗系红领带的那个可怜的人。”他小声对小家伙说。
 

  卡尔松点点头。
 

  两个坏蛋和那个系红领带的人坐在紧靠窗子的一张小桌子周围。他们又吃又喝,两个坏蛋亲热地拍着系红领带的人的肩膀说:“我们见到你不知有多高兴,亲爱的奥斯卡尔!”
 

  “你大概不相信我的外祖母能爬树,对吧?你呀,她能,多高她都能爬。要是只唠叨还好了呢。‘快换袜子,小卡尔松,快换袜子’她一边说一边爬上我坐的那根树枝。”
 

  “我也很高兴,”奥斯卡尔说。“当我来到城里的时候,我多么想结交一些可靠的朋友。如果没有朋友,我真不知道会遇到多大困难。还有可能碰上流氓。”
 

  “那你怎么办呢?”小家伙问。
 

  两个坏蛋点头。
 

  “对,我怎么办呢?”卡尔松说。“没说的,我乖乖地换了袜子。在离地面很高的一根圪圪挞挞的小树枝上,危险极了,我坐在那里换袜子。”
 

  “对对,你有可能碰上流氓,”其中一个说。“你真幸运啊,遇上了飞勒和我!”
 

  “哈哈,你说的都是谎话,”小家伙说。“在树上你还有袜子可换?”
 

  “对,如果你不碰上鲁勒和我,可能早遇上麻烦了。”另一个说。
 

  “你真有点儿愚蠢,”卡尔松说。“我怎么能没有袜子换呢?”
 

  “不过你现在尽情地吃吧喝吧乐吧。”名叫飞勒的那个人说,他又拍了奥斯卡尔肩膀一次,不过后来他做的事情确实让小家伙大吃一惊。
 

  他撩起裤腿,指着短粗的腿上穿的灌肠似的花格袜子说:“不是袜子这是什么?”他说。“难道这不是袜子?一双,如果我没有拿错的话。我坐在树枝上换,把左脚上的换到右脚上,再把右脚上的换到左脚上,难道我没换?还不是为了让我的外祖母满意吗?”
 

  他趁此机会把手伸进奥斯卡尔裤子的后兜里,从里边掏出一个钱包,然后小心地把钱包装进自己的裤兜里,奥斯卡·尔一点儿也没察觉。因为这时候鲁勒正搂着他的脖子拍打他。但是当鲁勒拍打完,把手收回去的时候,奥斯卡尔的表也跟着丢了。鲁勒把他的表装进了自己的后裤兜,奥斯卡尔一点儿也没察觉。
 

  “对,但是你两只脚上穿的不还是湿袜子吗?”小家伙说。
 

  但是后来屋顶上的卡尔松小心地把自己的胖手通过窗帘缝伸过去,从飞勒的后裤兜里把那个钱包拿出来了,而飞勒一点儿也没察觉。这时候卡尔松把自己的胖手又伸过去,从鲁勒的后裤兜里把那块表掏了出来,鲁勒一点儿也没察觉。
 

  “我说过要干的了吗?”卡尔松说,“我说过吗?”
 

  过了一会儿,当鲁勒、飞勒和奥斯卡尔又吃喝一阵子以后,飞勒把手伸进后裤兜,感觉到钱包没了。这时候他愤怒地瞪着鲁勒说:“你听着,鲁勒,跟我到前廊去,我有事跟你说。”
 

  “没有,但是那样的话……”小家伙结巴起来,“那样的话你换袜子完全没有必要了!”
 

  恰好在这时候鲁勒也摸摸后裤兜,发现表没了。他愤怒地瞪着飞勒说:“很好,我也有事跟你说!”
 

  卡尔松点点头。
 

  就这样飞勒和鲁勒来到前廊,可怜的奥斯卡尔一个人坐在屋里。他觉得一个人坐在那里太没意思了,就站起身来走到前廊看看飞勒和鲁勒到哪里去了。这时候卡尔松敏捷地爬到窗台上,把奥斯卡尔的钱包放到汤碗里。飞勒、鲁勒和奥斯卡尔已经把汤喝完了,所以钱包不会湿。卡尔松把奥斯卡尔的手表挂在顶灯上,悬在空中,当他们三人从前廊回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但是卡尔松没有看见,因为他钻到桌子底下去了,桌布一直垂到地面。小家伙也在桌子底下,卡尔松在什么地方,他就愿意呆在什么地方,尽管那里有点儿不舒服。
 

  “你现在明白了,谁有世界上最爱唠叨的外祖母了吧?你的外祖母唠叨是必要的,因为她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屡教不改的外孙子。但是我的外祖母是世界上最爱唠叨的,因为她唠叨我完全没有必要,这回你的那个木头脑袋瓜子明白了吧?”
 

  “看啊,我的表挂在那里,”奥斯卡尔说。“它怎么会跑到那里去了?”
 

  然后他哈哈大笑起来,轻轻推了小家伙一下。
 

  他走过去取表,然后把它放在左裤兜里。
 

  “好啦,好啦,小家伙,”他说。“我们现在不再谈我们俩的外祖母,我认为我们应该找点儿乐子。”
 

  “我的钱包在这里,”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汤碗。“真奇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