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带着父亲的梦行走,亲情故事之学费

张亮在今年的高考中超长发挥,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张亮的父母乐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说:“我们家的亮子考上大学了。”
晚饭的时候,张亮发现今天的饭菜丰盛了许多。母亲杀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一个劲地给张亮夹鸡肉。父亲则端起了那久违了的小酒杯,一边美滋滋地喝着酒一边说:“咱们家的亮子今年考上了大学,这在咱们村就算得上大事了,又为咱们老张家的祖上争了光了。”母亲在一旁不无伤感地说:“好是好啊,只是这几千块钱的学费可上哪去借去啊?”“大喜的日子尽说些丧气话。”又转过头对张亮说:“亮子,学费的事你用不着愁,到时保证你顺顺当当上学。”张亮听后,心神不宁地点点头。
第二天,张亮起床后发现父亲已经出去了,到了半夜的时候才回来。母亲为他热好饭菜后端到了他的跟前,父亲连筷子也没动一下,只在那闷闷地抽着旱烟。母亲着急地问:“亮子的学费借到没有啊?”“你轻点声”父亲压低声音说:“唉,该借的都借了,可还差了一大截子呢。”母亲犯愁的说:“那可咋办哪?”父亲不说话了。过了一会,突然想起来说:“前些日子,亮子他二叔让我到他的工程队去干活,只是那时咱家活忙,我没有答应,要不明天我再去打听打听。”母亲无可奈何地说:“也只有这样了。”“爹,让我也跟你一起去吧。”这时还未睡着的张亮突然说。父亲看了看他,说道:“你念书也累了十多年了,趁放假好好歇歇吧。”张亮不再说什么了。
这天,张亮正在屋里看书,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张亮出去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父亲被人掺扶着回来了。张亮一问来人才知道,原来父亲在干活时从跳板上一不留神摔了小来,幸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拉伤了肌肉。张亮把父亲扶到炕上,伤心的说:“爹,都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父亲摸着张亮的头,内疚地说:“都怪爹没本事,连你上学的钱都没有。”
父亲只在炕上躺了三天便又去干活了。但张亮发现父亲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干完活回来身上一点灰浆也没有,身体似乎比以前显得更疲惫了,而且脸色苍白,象是病了似的。尽管如此,父亲每次总能带回一些钱来。
眼看开学的日子就要到了。张亮细算了一下,照父亲这样的攒钱速度,到开学的时候多少还是差一些的。到了晚上,张亮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难以入睡。想着想着,他想起在他读高中时一个学生因家穷而家长用卖血的钱供他读书的事,心中不觉得有了主意。
第二天早上,张亮起来的时候父亲已经出去了,他向母亲谎称去一个同学家,便进了城,来到了县医院。张亮办完了一系列的手续之后,走进了献血室,发现有一个身影觉得特别熟悉,待他仔细一看,泪水不禁模糊了他的双眼,原来那个人正是他的父亲。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夏的夜本来是宁静的,或是蛙鸣声声,或是荧光点点。但今夜在这古朴的小村庄里,雷电在咆哮,狂风在嘶吼,闪电不间断地暴发出霹雳般令人恐惧的声音和刺眼的光芒。

夏平辗转反侧,也许是被这雷声所惊醒,也许是为了萦绕心头的那件事。父亲拿起了烟袋,卷了一根烟,点燃了一根火柴,在闪电恍惚的光亮中,能隐约看得见烟叶散发出的气体在屋子里缓缓地扩散。父亲望着窗外,心中似乎燃起了希望,“久旱逢甘雨”,他多么希望现在就下一场透地雨,滋润那干涸的土地。庄稼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儿子考上了大学,给他争了光,可巨额的学费给不太富裕的庄稼人又增添了一些负担,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可怎么凑齐呀!父亲望着旁边的儿子,紧锁着眉头,他又开始吧嗒吧嗒抽起来。屋子里的空气好像要凝固一般,使人喘不过气来。

清早起来,地面仍然干裂,昨晚轰鸣了一夜,也没有下一滴雨。家里有开始忙起来,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面对瘫痪在炕的母亲,他扛起了自己的责任,和父亲一同去地里灌溉。再过几天,他就要去他梦想中的大学,此刻他既期望又难过。期望的是:大学不光是他一个人的梦想,更是他们家祖祖辈辈们的梦想,而至今他是整个宗族唯一的一位大学生,他也终于可以走出这个小山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几年的寒窗苦读,他终于可以圆了自己的大学梦;难过的是:他的学费成为家里的负担,年迈的父亲,常年在床的母亲,他走了,家里怎么办?再说了,一万多的学费,家里也出不起,他犹豫着,一边是家里,一边是自己的梦想,舍掉哪一个都是让自己无比痛心的呀!但他似乎自己已经悄悄做了决择。

白天,他拼命的干活,劳动能使人忘掉一切,让汗水来填平自己的伤口。晚上,太累了,夏平倒头就睡,但在梦中,他牵着母亲的手,而眼前就是他的大学,他还在痛苦着?这些话他总是自己一个人憋在心里,从未向家人面前提起过。父亲总是在吧嗒吧嗒抽着旱烟,那已经发黄的手指夹着烟卷,一口一口地吐着青气,却也无法掩饰住他的叹息声。夏平终于开口说话了,“爹,我不去念了,我要帮助家里干活”。父亲瞠目结舌,接着拿起烟斗敲了夏平一下,“傻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呢?咱村里就你一个大学生,终于有机会出去了,你还想留在这穷山沟沟,你放心,爹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夏平一转身就走出了家门。他在告诉自己,自己已经长大了,不能再给家里增添任何负担,以后可以去镇里打工,时常还能回家爹娘,如果真的上了大学,往返车票就很贵,什么时候能回来一次都不知道。想到这里,夏平彻底打消了自己的念头,从那一刻起,他觉得自己永远告别了梦想。

今天,就应该是夏平启程的日子。他像往常一样,穿好了灌地的那身行头,朝门外走去。这时,父亲拉住了夏平的胳膊,“儿子,去上学吧,家里不用你惦记。”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绢,手绢里包着不知什么鼓鼓的,父亲小心翼翼地展开手卷,那里面包着整百,整十,整元,整角的钱。“这是一万二千元,因为你是咱村唯一的大学生,村委会补助了五千元,剩下的,我把咱家牲口给卖了,又找来各家借了一些,虽不太多,但够你今年上学的学费了,以后不够,爹再给你想办法”。夏平看着父亲手绢上的钱,热泪盈眶,扑通跪在地抱着父亲的腿,哭着说“爹,你咋把咱家唯一的牲口给卖了,那是咱家的主要劳动力,这以后咱家种地可怎么办啊!”父亲含泪安慰说:“放心哩,种地不是有我吗?走出去吧,为了咱的家,也为了你的梦想,到外面闯吧!到时候我家娃有出息,俺和你娘拖着你的福,也能到城里住呢?”父子俩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夏平背着家里唯一一双不漏棉絮缝补得平整的被褥离开了家乡,踏上了求学的道路。他坐上火车,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倾盆大雨,他望着回家的路,夏平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父亲坐在炕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抽着旱烟,只不过他一直向北方看,这是父亲唯一的念想,也是唯一的期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