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罗西事件和吸尘器事故,翻译连载

  爱德华的日子就以这样的方式一天天地打发过去,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发生。哦,偶尔家里会发生戏剧性的小事。有一次,当阿比林还在学校上学的时候,邻居的狗—— 一条叫罗西的长着斑纹的公拳师狗成了家里的不速之客。在餐室里,他把腿抬起来放到餐桌上,把尿撒在了洁白的桌布上。然后他快步跑过来,闻了闻爱德华,爱德华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被一条狗闻过意味着什么,他就被罗西叼在了嘴里。罗西使劲地把他前后甩来甩去,一边吠叫着,一边流着口水。

第二章

  幸运的是,阿比林的母亲走过餐室,目睹了爱德华遭难的这一幕。

就以这样的方式,爱德华日复一日地过着日子。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不过偶尔也会发生小小的家庭闹剧。隔壁邻居家有一条带条纹的拳师犬,是公的,却不明所以地取了个名儿叫罗西。这天,阿比林上学去了,这条狗不请自来,还喧宾夺主地把前腿放在餐厅的桌子上,撒尿喷在白桌布上。然后这狗小跑到爱德华面前开始嗅他,在爱德华弄清楚被一条狗嗅来嗅去的后果之前,他就进了罗西的嘴里,被罗西含在嘴里耀武扬威地前后晃荡,这狗还咆哮起来,留着哈喇子。

  “放下它!”她朝罗西大声叫道。

幸好阿比林的妈妈经过餐厅目睹了爱德华的遭遇。

  罗西被吓了一跳,顺从地按照命令做了。爱德华的丝绸衣服让狗的口水给弄脏了,而他的头后来疼了好几天,不过受到最大伤害的还是他的自尊心——阿比林的母亲竟用“它”来称呼他,且她愤怒的原因,居然不是爱德华被罗西叼在嘴里而受到的屈辱,而是那狗尿把她的桌布给弄脏了。

“放开他!”她冲罗西大喊。

  后来一位新来到图雷恩家并极想给她的主人留下勤快印象的女仆,偶然发现爱德华正坐在餐室里他的椅子土。

罗西被惊着了,乖乖放下了爱德华。

  “这只小兔子在这里干什么呢?”她大声说道。

爱德华的银色套装被哈喇子弄脏了,他后来头痛了好几天,但若认为这是他遭受的最大伤害,那也只是爱德华一厢情愿这样认为罢了。阿比林的妈妈管他叫“它”,而且相比于爱德华在罗西嘴下遭受的侮辱,她更愤怒的是白色桌布被狗尿弄脏了。

  爱德华一点也不喜欢“小兔子”这个词。他认为它是含有极大的贬义的。

还有一次,杜兰家新来的女仆急切地想要在东家面前表现自己的勤快。她走到餐厅里爱德华坐的椅子旁。

  那女仆向他俯下身去并看着他的眼睛。

“这只小兔兔坐这儿干嘛?”她大声说。

  “哼。”她说道。她站直了身子,把她的双手撑在她的臀部。“我看你和这屋里的任何其他东西一样,是一件需要清洁和掸拂的东西。”

爱德华假装压根儿就不在意小兔兔这个词,虽然他发现它带有极度的侮辱意味。

  于是那女仆便用真空吸尘器为爱德华·图雷恩除尘。她用真空吸尘器的软管吸起他的每一只长长的耳朵。她扒拉着他的衣服,拍打着他的尾巴。她敏捷而粗暴地掸着他的脸。她使劲地为他清洁着,她用吸尘器除尘时把爱德华的金怀表都从他的膝盖上吸走了。那怀表被吸到吸尘器里去,发出令人揪心的当啷一声,而那女仆却好像根本没听见。

这个女仆朝他俯下身,看着他的眼睛。

  她清理完以后,把餐室的椅子放回桌子旁边,却不能确切地知道应该把爱德华放在哪儿,她最后决定把他塞进阿比林卧室里的一个架子上的玩具娃娃中间。

“哼”她说。她直起身子,把手放在自己臀部。“我猜你和这屋里其他东西一样,是需要清理的。”

  “好啦,”那女仆说,“去吧。”

所以,女仆用真空吸尘器来清理爱德华。她把他的两个长耳朵放进吸尘器的软管里去吸。她粗鲁地摆弄他的衣服,拍打他的尾巴。她简单粗暴地掸了掸他他脸上的灰。在她热情的清理过程中,爱德华的金怀表从他腿上被吸到吸尘器里去了,吸尘器发出可怕的金属撞击声,这女仆却似乎完全听不见。

  他把爱德华丢在架子上,那姿势十分别扭——他的鼻子实际上已经碰到他的膝盖。他在那里等待着。那些玩具娃娃就像一群发狂的鸟一样冲他吱吱地叫着、咯咯地笑着,直到阿比林从学校回到家里,发现他丢了,于是叫喊着他的名字从一间屋子跑到另一间屋子。

等她做完这些,她把椅子放回餐桌旁,却不知道爱德华究竟应该归属于何处,最后她决定把他塞进阿比林房间里一个搁板上的玩具堆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