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观音柳和状元槐,幸福磨坊

在哥得兰岛上,从前有一位国王,名叫斯克约尔德,他是斯克约尔登格人的先主。在他死后,他的儿子弗里德内夫登上了王位,他贤明清廉,整个王国的臣民百姓都非常拥戴和尊敬他。
那时,在哥得兰岛上有两个巨大的石磨,它们又大又重,没有任何人能搬得动。人们为这两台石磨修建了一个神奇的磨坊,它有奇特的魔力,可以磨出人们想磨的一切东西。
由于举国上下都希望幸福与和平,神奇的磨子就赐予每个人欢乐和安宁,因此,大家都称这座神奇的磨坊叫
“幸福磨坊”。
弗里德内夫死后,他的儿子弗勒迪继承了王位。有一天,瑞典国王弗约尔尼邀请他参加一次盛大的宴会。弗勒迪看到主人的宫院里有两名身材十分高大的女奴,一个名叫芬雅,另一个名叫门雅。弗勒迪十分富有,就买下了她们,把她们带回哥得兰岛,在享有盛名的磨坊里干活。她下令两名女奴不停地替他磨出权力和金银财宝。磨坊里的工作异常艰苦,女奴们没有休息的权利,甚至连一分钟都没有。国王只要听不到磨子的声音,就急忙跑到磨坊里斥责她们。总之,磨子一刻也不能停止转动。

你听山梁梁上放牛娃唱的啥:
  你是我的上扇子
  磨金磨银磨豆子
  磨出白面好过年
  磨出甜甜好日子
  你再听,河畔畔放牛娃唱的啥:
  你是我的下扇子
  千年不离一辈子
  研的日月团团转
  磨眼里给咱饱肚子。
  这不是山里人说的石磨吗?说起石磨,陈家湾千百年流传着关于石磨凄美的故事哩。
  很早很早以前,陈家湾有个放羊娃叫柳妹,家里很穷。遇上年馑更是遭饥荒,放羊时在野坡上捡些榛子,晒干了在石窝里撞碎煮着吃。娘老了,牙不好,肠胃了也虚弱,咬不烂煮不透的榛子吃下肚常常拉稀,娘一天天瘦下去,柳妹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和往常一样放牛娃怀宝和柳妹走在一起,怀宝总是帮柳妹捡榛子、吆羊、砍柴。柳妹呢,也常帮怀宝挑手上的刺,补身上的衣服。两人好的就像是星星守着月亮,河水伴着石头,都说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
  坡草上二人互诉衷肠,谈起了吃榛子拉稀的事,柳妹说要是把榛子磨成面,穷人吃了就不会拉肚子了。
  可是这山峠峠里祖祖辈辈没有石磨啊!怀宝对柳妹说:“我要去拜师学艺当个石匠,给咱乡亲打一合石磨。”
  “三年学艺,等你回来就迟了。”
  “你放心我没黑没明地学,让师傅精心教我,我再偷学绝技,会早早回来的。”
  柳妹吆着羊送怀宝出村,走了一程又一程,柳妹拉着怀宝哥的手深情地唱着:
  送郎送出陈家湾
  弯弯的月儿几时圆
  哥想妹子朝天看
  星星漫天泪满天
  怀宝擦去柳妹眼角的眼泪唱:
  妹子送哥要出山
  这山连着那座山
  山不断根水缠水
  白天不见梦里见
  日出日落,冬去春来,怀宝学艺回来变得人也壮实,心也机灵,喜得柳妹像风摆柳,说话乐呵呵,走路轻飘飘,脸笑得像盛开的牡丹。
  怀宝从包袱里掏出个小石磨,小石磨打造的精巧,手一拨,磨子呼啦啦转动着,怀宝对柳妹说:“这是我出师的手艺,师傅夸我心灵手巧,一定是个好石匠。”柳妹锁着眉头说:“这么个小磨子能做啥,家家嗮的有榛子,还有豆豆颗颗的粮食,天天砸石窝,渣渣粮把人胃都吃坏了。盼你回来打个磨子,你却打了个玩意儿。”
  怀宝笑着说:“瓜妹子哩,磨子那么重你想把哥压死呀!咱这儿有的是麦子石,我有手艺还怕没有磨子,咱明儿一早,你陪哥去找石头。”
  鸡叫三遍,天麻麻亮,怀宝领着柳妹满河滩找石头。日上三竿,日头爷嗮得人头昏,肚子饿得敲起了小鼓,柳妹从怀里掏出烤熟了的山药蛋,两人坐在青石板上,你给我喂一口,我给你喂一口,乐乐呵呵地吃着,四只脚欢快地在河里扑腾着水花……
  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一块大小适宜的麦子石,怀宝对石头做了个揖说:“山神啊,土地啊,你就成全我给乡亲打一合神磨吧!”
  柳妹噗通一下跪在石头边,含着泪花花说:“山神啊,土地,怀宝给乡亲打一合神磨,柳妹我以身相许嫁给怀宝,生死不离守在你身旁!”怀宝听柳妹以身相许慌忙折了三枝青蒿插在沙滩上。
  怀宝说:“山石为证,以蒿代香,我两起誓给你磕头了!”说罢两人朝石头叩拜,互拜。
  这时,河谷里响起了叮叮当当凿石声,柳妹用柳枝编了个柳圈戴在怀宝头上,遮着火辣辣的太阳,摘来甜甜的羊奶子给怀宝解渴。晚上,石头旁燃着一堆篝火,给怀宝照亮。就这样没黑没明的拼命凿石,一合崭新的石磨就凿成了。
  怀宝的手震裂了茧巴破了流着血,柳妹撕破了裙子给怀宝包扎着伤口,磨子凿成了,人也累倒了,怀宝和柳妹愁上心头。这一合石磨咋抬回去呀,正在发愁,那磨子竟然立了起来说:“爹,娘,咱回。”说完一对石磨咕咕噜噜往回滚。怀宝和柳妹惊呆了,柳妹拍了拍怀宝说:“愣着干啥,回!”
  陈家湾有了磨子,上河下川的人来看稀奇,更奇的是穷人放在磨盘上的豆豆颗颗磨出来的是金豆豆,银豆豆和珍珠颗颗,不过这要柳妹来推磨才灵验。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传到地主老财钱如山耳朵里,钱老爷鬼得很,他化妆成叫花子拿了半袋榛子去推磨,刚好柳妹不在,钱老爷喜上眉梢,慌忙倒上榛子去推磨,谁知那磨像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急得头上直冒汗。他恼羞成怒举起木棍打磨盘,木棍弹起来把自己脑袋打了个包,脑袋嗡的一下,眼前一片漆黑昏倒在地。钱老爷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心中妒火中烧,便把怀宝和柳妹告到官府。县老爷不信,便身着便服,带着衙役去暗访。他亲眼所见石磨里淌出金豆豆、银蛋蛋、珍珠颗颗,心激动得快要从嘴里蹦出来。县老爷可是老谋深算,次日升堂传来怀宝和柳妹。县官说:“钱老爷说你盗走了他家宝磨,可有此事?”
  怀宝说:“禀老爷,石磨是我辛辛苦苦采石凿成,手上的茧疤和伤口为证。”怀宝举着双手说。
  钱老爷说:“此山是我山,此地是我地,在我地上的石头自然是我的。”
  县太爷:“你说是你的,有何凭证?”
  钱老爷得意地说:“有地契为证。”
  县太爷问:“怀宝、柳妹你们有何话说?”
  柳妹说:“县太爷,先有石头还是先有钱老爷?地契上写的是山、是地,并没有说石头是他家的!”
  县老爷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说:“你们谁要是让石磨开口说是谁的就是谁的,如果石磨不说话,那石磨便是本老爷的。”
  钱老爷暗暗骂道:“好个贪官,分明想霸占宝磨,出此毒招!”于是说:“先叫怀宝柳妹喊,若是石磨不开口,那石磨便是我的。”
  县老爷说:“若是你两人都叫不答应,那石磨便是本老爷的!”
  县老爷带着钱老爷和怀宝柳妹一行人至陈家湾石磨前,地里干活的乡亲们纷纷跑来证明石磨是怀宝和柳妹的,乱乱嚷嚷吵作一团。柳妹说:“若石头开口,说是我和怀宝的怎么办?”
  县老爷说:“那这磨子就是你的,别人不准放闲屁!”
  柳妹说:“好,大伙听着为我作证!”说完喊道:“磨儿磨儿你开口说话吧,乡亲们可盼着你啊!”
  石磨竟然立了起来说:“怀宝是我爹,柳妹是我娘!”
  县太爷大惊失色,石头开口天意难违,便灰溜溜地走了。
  谁知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州府老爷得知此事便和师爷商议如何将这神器弄到手,献给皇上肯定官升三级步步高升。
  一日天清气朗,一大早钱老爷差家人找到怀宝说:“怀师傅,老爷说你石匠手艺活天下闻名,请你雕一对狮子镇宅,老爷请你过去一趟。”
  怀宝一进大门,府上的差役便绑了怀宝,州官说:“怀宝,你妖法惑众,拿下!”不由怀宝分辨便被捆了起来。
  师爷带一帮人到柳妹家说:“怀宝说要将这一石磨献给皇上,你们享福的日子到了,他在城里等你。”
  柳妹一听倒竖峨眉吼道:“那叫怀宝来取,你们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师爷一听骗不过柳妹,便说:“把柳妹绑了带走!”众县衙如狼似虎扑上去,谁知那石磨旋风似的飞起砸倒了一大片,师爷慌了手脚说:“用刀砍,用箭射!”柳妹听说要砍杀石磨,便扑上去护石磨,却被乱箭射死。
  听说柳妹死了,怀宝奋不顾生去和州官拼命,州官深知无法得到宝器,又损伤许多衙役,心生恶念:我得不到你也别想拥有,下令杀死了怀宝。
  柳妹死在了河北,怀宝死在了河南,在他们死的地方分别长了柳树和槐树。人们说柳是柳妹的化身,柳妹生性善良菩萨心肠,于是人们叫她“观音柳”,祖祖辈辈把孩子拜寄给观音柳祈福平安和吉祥。青年男女相爱折一枝柳送给对方说:“赠君一枝柳,今生跟我走,贫富不离弃,相爱到白头。”
  怀宝死了,从那里长出一棵槐树,人们纷纷把孩子带到槐树前,折一枝槐枝插在怀里,许愿努力上进金榜题名,竟然有应验显灵,于是人们把这郁郁葱葱的古槐称作“状元槐”。
  

有一天,在转动沉重的磨子时,两位女奴开始唱起歌来,为的是给自己增添勇气。歌词使人极为不安:

“为了弗勒迪,我们必须从早到晚磨个不停,磨出财富和权力。幸福磨,磨金银,但愿他淹死在财富里。让他高枕无忧吧,即便枕头也为他歌唱,但这样的日子不会久长。”
她们刚停下一会儿歇口气,弗勒迪的吼声就立即在她们耳边响了起来:

“在雄鸡没有开始啼鸡之前,你们谁也没有权利休息。”

女奴们重新开始推磨,神磨继续磨出金银。这时芬雅又唱起了一支奇异的歌:

“国王弗勒迪,买下两名女奴,这样做并不聪明。你选中我们,只是看中了我们有力的臂膀,却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何人。你不知道我们是山中巨人的女儿,他们是巨人中最强大的巨人。在九个严寒的冬天,我们搬动了无数岩石,还把巨大的石块滚下山巅,你不知道我们身为巨磨的奴隶,曾将他们举起千万次。你不知道我们曾千万次率领大军一口气就将敌人击溃。我们最勇敢的战士为我们高唱赞歌,歌颂我们的力量和勇气。可是今天却没有人对我们表示怜悯。我们冻得发抖,沙和石磨破了我们的脚掌,这样不停地磨啊磨,实在令人心碎!”

她又继续唱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